粉嶺深山奇人

粉嶺深山奇人揭秘

他聲稱在家鄉匈牙利被迫害,流落千里外的香港,走上粉嶺山頭露宿逾五年。他自稱發明家,醉心研究太空科技,親自抄寫的筆記達二千頁。他從山中取水、劈柴生火、靠行山客的「接濟」維生。他叫Frank,外號「粉嶺泰山」。在香港,像Frank一樣尋求庇護的政治難民有近六千人,他們流落異鄉,無處容身,無目的地生活……

粉嶺深山奇人
▲圖:粉嶺深山奇人

從粉嶺蝴蝶山徑往上走,向右轉入一條僻靜小徑,就會見到「春暉亭」。亭內堆滿雜物和衫褲鞋襪,旁邊還有一個個紅白藍膠袋,這就是「粉嶺泰山」Frank的「家」。一頭金髮,上身赤裸的Frank身高六呎,腳踏一對時款的波鞋,難以想像他如何在荒野露宿逾五年。

研火箭武器 膠袋藏巨著

記者採訪他那天十分炎熱,Frank在亭內一邊輕撫小貓,一邊喃喃地呼喚其名字,Frank最初對記者不欲多談,只說來自匈牙利,已棲身這涼亭五年多。但當話題轉向科學時,Frank便滔滔不絕,指自己有不少「innovations (發明)」,專研火箭和武器,稱著有大量科學研究。

經過連日採訪,Frank開始對記者減低戒心,從膠袋中拿出「寶物」,讓記者一窺其科學巨著,厚厚的本子上圖文並茂寫滿筆記,文字夾雜匈牙利文和英文,亦有香港的剪報作插圖,內容都圍繞火箭、太空和野外求生的科學知識,他拿着筆記細心講解,更畫圖出「試題」,給記者上了三小時的物理課。

怕政治迫害 拒返回家鄉

「下堂」後,Frank娓娓道出「身世」。五十七歲的他,聲稱曾在匈牙利的大學修讀機械工程,其後加入了一政治組織,約九三年起受到當時的共產黨政府迫害,故決定離開故鄉,最終○七年流落香港避難。訴說被「迫害」的過程時,Frank神情激動,猶有餘悸,被問及會否想返回家鄉,他大叫「No!」

Frank坦言,雙親仍在匈牙利,他恐怕當地政府的特工會搜查信件和監聽電話,加上沒有餘錢,已很久沒有聯絡家人。Frank翻出文件,證明已向聯合國難民署香港辦事處尋求庇護,申請仍在審理中。

粉嶺深山奇人
▲圖:粉嶺深山奇人

帶記者打水 摘枯枝生火

以山頭為家多年,Frank對一草一木熟悉不過,更帶領記者到山澗打水。「有昆蟲喺上面飛就代表啲水新鮮!」Frank教路,山上的水較乾淨,可直接飲用,而涼亭旁的山水則只可用作梳洗和清潔。他又引領記者走到山頭另一邊,指那裏風景優美,最適合賞月。

習慣就地取材生活的Frank,會用磚頭和瓦片自製「灶頭」,摘取枯枝生火煮食,並將洗淨的衣服掛在涼亭附近綁着樹枝的繩子上。目前無了期等待申請審批的他,生活極為「規律」,Frank早上七時起床餵貓,打水後便與貓為伴,閒時閱報、寫筆記或收拾行裝,入夜後,他偶爾下山到粉嶺遊樂場洗澡,間中會到附近廣場買食物。

現時聯合國難民署香港辦事處及本港入境處處理的政治難民個案達六千個,只有極小部分可移居他國,部分在港難民,像Frank一樣,沒有得到任何政府支援。

Frank的食物和日用品,不少是由行山客接濟,其中鄭先生早前送了些衣物給他,「早前有啲衫褲貨辦,自己又唔着,咪送畀佢囉!都識咗好多年!」鄭指出,不時有行山客捐贈食物、日用品,惟Frank對食物很謹慎,不會隨便吞落肚,「佢會將啲嘢餵貓先,驚你落毒呀!」

原文: 粉嶺深山奇人揭秘

keyword: 粉嶺深山奇人

▼粉嶺深山奇人 相關影片:

創作者介紹

生活知識

ns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